企业文化
首页
>企业文化>员工园地

在大雪纷飞的日子里

  时间:2019-11-18 【字体:

我,生于北国,长于北国,北国冬日之风光恰如诗中所写,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然而彼时彼刻,乌鞘岭十月飞雪的场景却是我一生未曾所见的童话故事。美丽的童话故事,最适合置身此外的人们细细品读相互传颂,而置身童话其中的我们,在这故事中却显得何其卑微、脆弱又渺小。

“早几年,这乌鞘岭的山路上每年冬天都能冻死人。车抛锚熄了火,手机在山上没有信号,人撑不了多久就没了。你们要在这里生活当真是不容易。”望着窗外的漫天飞雪,我回想起初来乍到,尚且沉迷于独特壮美的高原风光之时,是为项目部拉运家具的货车司机一番话让我心头一紧,对乌鞘岭有了一个更为清醒的认识。

“乌鞘岭虽盛夏风起,飞雪弥漫,寒气砭骨。”《古今图书集成》之所言诚不欺我,纵是内地热如桑拿之际,在乌鞘岭的我们却穿起了秋裤与大衣,当地人也喜欢戏谑的说,在这里一年到头只有两个季节,冬季以及大约在冬季。乌鞘岭东西长约17公里,南北宽约10公里,海拔3562米,地势的骤然抬升,将跋涉万里、被南方丘陵与秦岭等诸多山脉消磨许久的东南季风所带来的暖湿气流彻底阻隔,而随着乌鞘岭阻拦了来自太平洋的最后一丝水汽,广大西北地区获得大规模降水的可能性也被断绝。向南看,是黄土丘陵广布的陇中高原;向北看,是祁连山与腾格里沙漠相扼而成的河西走廊,乌鞘岭俨然是西北大地上的一道险关、一座隘口、一条天然的分界线。

没有南国的婉约,没有中原的熙攘,唯有被风沙打磨百年的长城遗址在提醒着我,这里曾经是两军对垒的最前线,这里曾经是一个伟大帝国的边陲,长城以内乃是大明,长城以外尽是胡马,这里是粗狂的西北,这里是寂寞的高原,这里山上无寸草,常盖皑皑雪,恰如藏族群众对乌鞘岭的称呼——“和尚岭”,真是传神又贴切。

驻足走廊望向窗外,我不知思绪已飘走多远,回过神时,目之所及尽被白雪覆盖,大片的雪花被狂风裹挟着呼啸而下,屋外的人们在风雪中摇曳,捂紧绒衣也避免不了风雪从衣帽间的空隙灌进自己的脖子,待进到屋内已然是活脱脱一个雪人。在这样的风雪中,我们骤然间认识到自己在未来几年的时间里将要面对的到底是什么。

“感觉自己就要被大风裹走了,又感觉风里夹杂的雪像刀子,刮在脸上疼得很。”我听到同事们的描述,便走到屋外切身体会了一下,确实不假,家乡华北的雪虽大却也不像这般骇人。我心头倍感焦虑,不仅仅是对未来工作的开展感到担忧,甚至对在这里的生活产生了顾虑。

风雪终究是在晚些时候停了下来,我的胡思乱想也被推门而入的书记所打断,“小曹走,扫雪去!”,于是在书记的号召下,整个项目部的人们,男男女女皆穿戴着项目部统一购买的羽绒服和雪地靴,一人一把锹,从大门口到食堂再到宿舍区,一条条路被清扫出来,雪就被堆在路两边像垒起的战壕。

“小年轻,就这点雪,工地上做了准备都不耽误施工,你们还在这儿愁眉苦脸个什么,是不是大伙儿劲儿往一处使,这困难就克服了?可不能被吓到,咱们以后要面对的困难还多着呐。来,你们在门口堆个雪人,这点困难咱们要笑着面对,不怕他!”于是就这样,一个面带微笑、象征着奋战于此项目职工乐观精神的雪人在书记的号召下堆成,又在项目部门口站了好几个日夜,直到太阳将其融化为水,不见踪迹。

风雪固然可畏,但再厚的积雪也能在太阳的照射下融化,纵使冬日的乌鞘岭大雪封山,来年夏天,积雪依旧化为涓涓细流汇入河中。

随后的日子里,县城下雨、我们下雪似乎也成了生活中的一种常态,私以为在这样大雪纷飞的日子里我们也收获了许多难能可贵的财富,无论是笑面困难的勇气还是在困难中携手相伴共同奋进的友谊,一切支撑我们挺过一个个困难的东西,都值得我们铭记与珍惜。

(中国铁建中铁十五局五公司乌鞘岭隧道项目经理部 曹可佳)


企业简介
中铁十五局集团有限公司前身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第五、六师合编后的第五师,1984年1月奉国务院、中央军委命令集体转业并...[详细]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