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文化
首页
>企业文化>员工园地

寒月,微雨飘摇

  时间:2019-11-20 【字体:

秋天,就这样离去了,路边的小花仍在顽强地做最后的抵抗。

异乡的十月,是个我未曾经历的寒月,阳光蓝天成了宝物。哪天若是赏脸让我有幸见见太阳,我必将先让衣被也沾沾阳光,这样的夜晚,整个房间都弥漫着太阳的味道,这时的我就能睡得特别地香甜。

以前我很倔强,甚至固执己见,一直觉得电褥子是老年人才会用的取暖神器,特别是得了风湿病的老年人,即使天气很冷,我也只是缩成一团,度过一个又一个冬天。或许我对冬天的寒冷没有更深地体验,不会明白新疆散文作家刘亮程《寒风吹彻》里那般侵心入骨的冷。他说,我紧围着火炉,努力想烤热自己。我的一根骨头,却露在屋外的寒风中,隐隐作痛。此时,我再次看到这句话时,似乎我能从我的一根带着寒气的骨头里发掘出这种彻骨之寒。但是,我知道,即便我努力捡回,也无法在火炉旁将之烤热,我甚至能想象到它会在火炉旁不停地哭泣,而后消失,混入灰烬,随风散尽。

寒月,那天傍晚我去门外的山径上摘取树的叶子,这里属于亚热带常绿阔叶林带,树叶还都很绿,唯有银杏在说:秋天来过,已经走了。山径旁的沟壑里,草也是绿色的,我蹲下身子,用手掌着身边的植物,用脚探了一下虚实,决定要去对面银杏树下,看看那一树的金黄,怀念这已逝去的秋。叶子上有灰尘,雨还没有把它洗刷落地。雨就是这般地轻,以至于一次次夜间来临从未将我吵醒。叶子都要落了,轻轻勾手,他们就自动来到我的手指间了,迫不及待地想离开它们的母亲,或许它们想去有阳光的暖和的地方吧。我收留了一束扇形叶子,在回来的路上,无意间我看到自己身上还带了一些植物的种子,有线状的,也有球状的。它们有的在我袖口,有的在我鞋子上,有的在裤腿上、袜子上。很惋惜,我想,这场旅行不能如你所愿了,我要到的坚实地面怕是你的根无法扎下去,也不能给你任何养料。

细细听着,山径两侧所有植物都在低语,那是因为云朵在抽泣,风在颤栗,每一棵植物都在下着它们自己的雨。

如果可以,我想我会一直行走,一直飘摇,去看旧版两毛钱人民币上那雄伟的南京长江大桥,去拉雪兹公墓看望王尔德,去阿维尼翁的艺术节。任性之下,可以计划着与寒流赛跑,路途中有轨道,有火车,还能遇见不一样的自己。

只要槐花还开,杨柳还摆,我们就还在路上,一路微雨,一直飘摇。

 (中国铁建十五局集团路桥建设公司成自高铁制架梁工程项目经理部  吴可可)


企业简介
中铁十五局集团有限公司前身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第五、六师合编后的第五师,1984年1月奉国务院、中央军委命令集体转业并...[详细]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