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文化
首页
>企业文化>员工园地

我在部队给猪接生

  时间:2019-12-31 【字体:

也许看到这个标题,你会心生疑问,怎么部队还有这种岗位,给猪接生?嗯,听起来就特别扭。也许大伙不清楚,那时候猪在我们生活中的位置十分重要,一次偶然机会,连长派遣我和一起入伍的左民强去給猪接生,我俩是临危受命,仓促应战,稀里糊涂一起去了猪圈。为啥要去给猪接生,说来话长。

1979年4月的一天,我和80多名新兵被分配到铁道兵二十四团三营九连,当时部队驻扎在天山脚下,担负南疆铁路鱼儿沟火车站修建任务。那时物资比较匮乏,连队一个星期能分到两半边冻猪肉,全连200多号人,显然是“狼”多肉少,为了确保我们这些小伙子都有充沛的体力投入施工生产中,连长就安排专人开始了养猪事业,不多久,连队院后的圈舍就传来了此起彼伏的猪叫声。

一天晚饭后,饲养员余生发惊慌失措推开连长的房门:“报告连长,不好了,有两头刚出生的小猪仔被老母猪压死了。”听到报告,连长腾地一下站起来:“让你照看好,怎么又压死了两个?”连长瞪着铜铃般的大眼睛追问道:“还有几头母猪要生产?”“还有三个母猪肚子很大,我也不知道它们什么时候下崽。”余饲养皱了皱鼻子,诺诺道。

不清楚连长是怎么给饲养员交代工作注意事项的,第二天我和左民强却成了接生员。上岗那天,连长还特意叮嘱:“一定要提高警惕,千万不能让母猪压着小猪仔了。”当时我还幼稚的幻想着,是否还要给我们二人配发白大褂、医用镊子之类的用具。事后才明白,说是给猪接生,其实是连长派到猪圈旁边的流动哨,一旦发现母猪生产时,就要迅速做好对小猪仔的保护工作,只要猪仔不被大猪

踩踏或者压死,就算完成接生“手术”。至于白大褂、医用镊子,纯属天方夜谭。

猪圈里的猪可真多,大的、小的、黑的、白的、花的,有的在吃食,有的在

睡大觉,还有的在追逐打闹,真叫人眼花缭乱。余饲养把我俩带到三间隔离开来的圈舍,分别指着三头滚瓜溜圆的大肥猪说:“这三头估计快生了。”我一看那三头正在摇尾吃食的大肥猪,脑袋一下懵了,“它们有预产期吗?它们生产前的症状是个啥样子?”左民强看出我有为难情绪,随即安慰道:“不怕,咱俩白天黑夜轮流值班,只要发现老母猪生小猪仔时,咱就叫来饲养员一起照护。”就这样我俩开始上岗给猪放哨了。

连长对养猪工作特别上心,闲暇时就会到猪圈边观看猪生长情况,也查看一番有孕母猪是否快生了。有时候他一个单手撑翻进猪圈,给那些日渐肥壮的大猪挠痒痒,并饶有兴趣与猪对话。

特别是膘肥体壮的大猪,经常趴在圈里,一幅老谋深算的样子,无论连长说什么,它只是点点头,“嗯、嗯”。连长只要看到这种情形,就会对着“马大个”会心一笑。“马大个”人如其名,人高马大,是连队的屠夫,一个受战友十分欢迎的的四川老兵。只要他接到连长“暗示”,大伙就明白了,那头只会点头嗯、嗯的肥家伙做奉献的时刻到了。

连长喜欢猪是出了名的,他曾在全连军人大会上说道,养好猪对连队的施工生产至关重要,他指着那些猪称赞说,这些大肥猪能抵上一个指导员。连长嗓门大,快人快语,有时说话不注意周边环境。特别是他说那些大肥猪能抵上一个指导员的话,让才上任的指导员很不自然。但指导员毕竟是指导员,能容忍、善理解,关键是通过一段工作后,他发现连长说的没错,只要“马大个”高挽衣袖,手握“屠龙刀”,把一头大肥猪放翻并切割成四大块交给炊事班后,全连的战斗力呈直线上升之势。这是不争的事实,有时候宰杀一头大肥猪,的确胜过他的一番战前动员。慢慢地指导员也十分关心连队的养猪事业了。

就是在这种背景下,我和左民强给母猪站岗已经三天三夜了,看看圈里三个肥家伙一如往常吃食、睡觉、睡觉、吃食,一个个休闲的样子,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就在那段日子里,我收到了家里来信,父母详细询问我在部队工作、学习情况,信的末尾还要求我把具体干啥活给老人说一下。看过家信,内心十分纠结,说实话吧,也不知从何说起,撒个谎吧又于心不忍。于是我在信中给父母说了部队的驻地环境,连队担负的施工任务,最后又轻描淡写说了我的工作。可能我对当时工作环节描写的不细致,以致父母误认为我在部队学习兽医技术,老人很高兴,来信鼓励我好好学习,将来回到家乡有用场。

一天午饭之中,正在放哨的左民强,兴匆匆的跑到餐厅,夺下我的饭碗,不由分说,拉住我的手就跑向猪圈。不用问,母猪下崽了,果然,那头叫大花的母猪生产了,也就一会时间,12个肉墩墩的小猪仔呱呱出生了。让我十分意外的是非常顺利,根本没有出现大猪踩猪仔的危险镜头。随后两天时间内,另外两头母猪也顺利生产了,圈舍内一下增加了30多个“猪宝宝”,它们叽叽呱呱,吵吵嚷嚷,我们十分开心。饲养员余生发很是幽默地说道:“你俩运气真好,没费吹灰之力,就完成了接生任务,以后有母猪下崽时,还得请你俩来。”

当天,我和左民强就结束了给猪放哨工作。随后又有几头母猪生下小猪仔,我和左民强都是及时前去“照看”一番。看到一个个小猪仔长成大肥猪给连队做了贡献,那种为临产母猪放哨的纠结心情也没有了。当时,我们这些血气方刚的小伙子,把“一切行动听指挥”的口号喊的山响,也都能言行一致。在那一年工作总结会上,连长念了一串数字让我记忆犹新,“连队全年生产猪肉3200斤,支援兄弟连队600斤,圈舍还有生猪78头。”饲养员余生发因此荣立三等功,我和左民强护猪有功,分别受到营里嘉奖一次。

(中铁十五局四公司张扁项目  丁清友)

企业简介
中铁十五局集团有限公司前身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第五、六师合编后的第五师,1984年1月奉国务院、中央军委命令集体转业并...[详细]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