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首页
>新闻中心>集团新闻

500多篇日记里的抗美援朝

  时间:2020-10-23 【字体:

编者按:今年是纪念抗美援朝70周年,日前,集团公司党委宣传部安排宣传小分队到洛阳实地采访抗美援朝老兵、原铁五师司令部副总工程师谢洪斌,通过聆听谢老的回忆和查阅抗美援朝时撰写的500多篇日记,重温铁道兵抗美援朝时期的峥嵘岁月。谨以此文回顾历史,致敬最可爱的人。

翻开已斑驳泛黄的日记,字迹随着时间氤氲开来,一段久远的回忆也被娓娓讲述。

谢洪斌,原铁五师司令部副总工程师,1926年9月出生于黑龙江省杜尔伯特旗,1948年8月参军入伍,1950年10月作为第一批奔赴朝鲜战场的铁道兵战士,先后荣立三等功一次,获朝鲜军功章二枚,被授予解放奖章和胜利功勋荣誉章。

1.青年时期的谢洪斌.jpg

青年时期的谢洪斌

翻开日记,“10月9日,突接命令今天停工,准备迎接新任务。据可靠消息,新任务比较艰巨,所以来一个空室清野,收拾东西准备搬家。”

谢洪斌回忆,当时正在抢修陇海线,并不知道要去朝鲜。10月12日,“早晨开始了无目的地行军”,趴在闷罐车的门缝往外看,途经郑州,之后抵达丰台,一路向北,气温也越降越低,猜想大概是要去朝鲜了。此时,侵朝美军肆意突破战争红线,大举越过三八线北进,直逼中朝边境线的鸭绿江和图们江,严重威胁新中国安全。

2.入朝三年,谢洪斌一共写下500多篇共17万字的日记.jpg

入朝三年,谢洪斌一共写下500多篇共17万字的日记

“10月15日,现在的任务不是永久性的建设,也不是东北有任务等着我们,而是要以战斗的姿态来迎接未来,誓以全力保卫交通畅通,支援战争胜利!”

1950年10月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为保证朝鲜战场铁路畅通,铁一师奉铁道兵团的命令,于第一次战役结束的第二天(11月6日)跨过鸭绿江,入朝执行战区铁路抢修任务,成为铁道部队入朝最早的部队。

3.铁1师跨过鸭绿江,奔向朝鲜战场,投入铁路抢修.jpg

铁1师跨过鸭绿江,奔向朝鲜战场,投入铁路抢修

在安东(丹东市1965年前的旧城),谢洪斌目睹了战争的残酷,曾经安宁美丽的丹东已是废墟一片,不间断的空袭使得人们惶恐不安。“怒火在燃烧,万恶的美空中强盗!”谢洪斌的日记中记录着,“完美而年轻的鸭绿江桥,被炸毁炸伤数处,车辆已经不能通行。对岸的新义州一片火海,好像日暮的红云,虽然过了三十小时以后还在凶凶地燃烧着,这是朝鲜居民的房屋,是朝鲜人几千几百年来的家乡,一阵风暴似的空袭使得这里已经成为焦土,多么使人痛心。”这是他1950年11月9日记下的日记。

鸭绿江断桥至今仍矗立在中朝边界

“3月5日,幸运的是,终于在夜间22时试运行了,往返两次成绩良好,桥梁线路无大的变化,美中不足的是六号排架下沉了5公分,科长留下来修理,我们的行李已经用汽车给载走了,与沸流江告别。”

1950年11月9日至次年3月5日期间不足四个月的时间,谢洪斌先后参与了大同江、沸流江、清川江等铁路桥梁的抢修任务。时值严冬,天寒地冻,朝鲜最低气温达到零下30摄氏度,抢修部队克服地理不熟、资料不全、材料奇缺等困难,使得后方补给线迅速向前延伸。

中朝军队在和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进行的前三次较量中,将其从鸭绿江边驱至“三七线”地区,并打到了汉城。第四次战役前后,美军采用前后夹击战术,加剧对前沿铁路和后方运输线的破坏,重点是大桥和场站,投掷大量定时弹、子母弹、杀伤弹和重磅炸弹,并辅以不间断的低空炮击和俯冲扫射,疯狂破坏、阻止铁路的抢修和运输。

“敌机来袭时,大家分散隐蔽;敌机离开后,立刻回到桥上,争分夺秒抢修。”谢洪斌回忆说,“敌随炸,我随修,路随通,很多时候刚刚修复的铁路线刚刚通车没一昼夜,又告中断,那就再修。统一便桥设计标准,重点的桥梁地段预设计、预测量、预施工、预计划,预先做好排架和木笼,大大缩短了抢修时间。”

铁道兵修建木便桥

“4月15日,早饭后大家跑到山上去挖野菜,任凭弯的腰直不起来,眼睛看花了,像牛毛一样的野菜还是找不到,找了一个多小时后,七八个人凑了一小把,能够每人一口吃的了。”

长期的营养跟不上、超负荷工作,使得很多战士患上了夜盲症,即使这样,他们也没有休息,由战友领着上工,到了固定地点摸黑挖土。

战争进入边打边谈的阶段,朝鲜却又遭遇了四十年未遇的特大洪水,席卷了本就满目疮痍的土地,泛滥的洪水冲毁了大量的桥梁和道路。美军乘机进行大规模轰炸,计划用90天的时间以“绞杀战”摧毁朝鲜北方的铁路系统,中断我后方供应,迫使中朝方在谈判桌上让步。中朝双方组织7万余人的铁道兵,采取分班轮换、昼夜不间断的方式,全力投入到抢修、抢运和保通行动中去,仅一周时间就保障通行列车1947列。

1952年5月11日,清川江、熙川江第二次被炸;

12日,清川江第三次被炸;

14日,六连维修区被炸;

15日,四连维修区被炸;

17日,四、五连维修区及99号桥同时被炸……

敌人轰炸时,铁道兵战士观察炸毁的程度提前备料,敌机走后,物资及时运进来,一个桥墩一个多小时,炸了弹坑立刻填满,炸坏桥梁立即排架,搭枕木垛作桥墩,以扣轨代梁保障通车。为迷惑敌机,尽量减少桥梁被炸,则采取了架设活动桥梁的办法,拂晓前拆除几孔桥梁,使敌机以为是坏桥,而不必轰炸,黄昏后再将桥梁架好,保证夜间火车通行。

日记中月度大事记详细记录了被炸情况


7月20日,谢洪斌在日记中写到,“20点时,怀着愉快而惧怕的心情,试运转的列车终于慢慢的走上桥来,很多人的眼睛注视着每一个转动,一孔一孔地前进着,终于安然过了,我们这些修桥的人都怀着胜利的新欢笑走回来,过去100天的疲劳都消失在胜利声中,我们的劳动成果,我们的血汗结晶,我们应当向祖国报捷,更应当向牺牲的同志致哀,他们的生命像江水一样永远地活着。”

没有制空权,加上条件的恶劣,战争打得异常艰难。几次死里逃生,谢洪斌讲“能够活下来是真的幸运”。抢修沸流江大桥时,为了躲避轰炸,连队只能夜间施工。夜间视线有限,战士们在结冰的江面上行走,谢洪斌误上了一块浮冰,浮冰顺着江水流动的方向快速移动,眼看越来越远,他来不及多想就跳到水中往回游。寒冬腊月,河水冰凉刺骨,沿着被炸毁的断桥溯游,之后攀上桥面,很快,厚厚的棉服结冰,整个人僵得一动不能动。拼尽了全身力气脱掉外衣,光着膀子、只剩一条大裤衩,在冰天雪地里连夜跑了几公里回到驻地。即便这样,经过一天的休息,晚上便又投入到修桥的战斗。

“8月21日,昨夜梦见自己成了共产党员,兴奋极了,醒了还是空空洞洞没那么回事儿,尽一切努力来促成自己理想实现吧。”同年11月,谢洪斌正式成为一名共产党员。


归国后谢洪斌和战友们在天安门合影留念

“一支没有后勤运输的部队,又能坚持多久呢?”铁道兵战士用生命和鲜血筑起了一条“打不烂、炸不断的钢铁运输线”。从1950年12月初至1953年7月27日,美军共出动各式飞机58967架次,向铁路线上投掷炸弹190590枚,重约9.5万吨。而朝鲜境内铁路通车里程由107公里延长至1382公里。

1952年5月底,美军第八军军长范弗里特发出哀叹:“虽然联军的空军和海军尽了一切努力……然而共产党仍然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顽强毅力把物资运到前线,创造了人间的奇迹。”

从开拔朝鲜到胜利回国后,500多篇日记里详细记录了谢洪斌在朝鲜的点点滴滴,成为一段被封存的记忆。今年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合上日记本,谢洪斌讲到,“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是正义的胜利、和平的胜利、人民的胜利。作为亲历者,何其有幸能与你们分享这段经历,也希望更多的年轻人了解这段历史,牢记有国才有家,热爱我们的伟大祖国。”


谢洪斌与女儿谢敏

(中铁十五局城建公司马俊丽  集团公司吕晓洁)

 


企业简介
中铁十五局集团有限公司前身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第五、六师合编后的第五师,1984年1月奉国务院、中央军委命令集体转业并...[详细]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